蔡记 | 行摄法兰西·巴比松之梦

观点地产网 ?

2020-04-30 09:37

  • 追寻先人脚步,我来到巴比松小镇,探访这块艺术圣地。

    蔡穗声 巴黎东南50多公里处的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是游客向往的热门景点。

    这里有法国最大的王宫之一枫丹白露宫,从12世纪起是国王狩猎的行宫。

    拿破仑称帝后,以枫丹白露宫作为自己的帝制纪念物。1814年他在这里被迫签署《枫丹白露条约》并即时退位。

    富丽堂皇的宫殿旁边,是精致的欧式花园和矗立大理石雕像的美丽湖畔,令人流连忘返。

    但游客不一定知道枫丹白露森林及其入口处的巴比松(Barbizon)小镇。

    枫丹白露森林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吸引了一群不满巴黎艺术环境的年轻画家。巴比松小镇(当时是小村)成了他们聚会与居住的地方,并由此诞生以此地命名的画派。

    我没有去过枫丹白露森林,只是欣赏了描绘枫丹白露森林的画作。

    出生在波尔多的迪亚兹(Narcisse Virgilio Diaz,1808-1876)以其50-60年代的风景画载入美术史册,代表作之一是《枫丹白露森林》。

    在墨绿、黄褐色为主色调的画面中,透过枝叶洒下的斑驳光线给人以跳跃的感觉。左边大树的上端是折断的树干,呈现出森林中的自然生长状态。

    迪亚兹是巴比松画派代表人物之一。

    迪亚兹:枫丹白露森林,1867,布面油画

    摄于波尔多美术馆

    追寻先人脚步,我来到巴比松小镇,探访这块艺术圣地。

    小镇很小,街道不足200米长。当年这是一个穷困闭塞、民风淳朴的乡村,没有教堂、邮局和学校。村子里仅有的两家旅馆住满了来这里写生且过清贫生活的画家。

    石砖砌墙,乌瓦罩顶。悠久岁月沉淀着历经沧桑的古朴。

    窗檐下装饰着牛马石雕,呈现出宁静祥和的农舍意趣。

    以葡萄藤叶的图案作为小阳台的铁艺栏杆,像是遍野的葡萄攀爬上了石墙窗台,充满原野气息。

    小旅馆庭园的雕像是野鹿争雄与一家三口相依相偎,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古拙质朴,相映成趣。

    红花开在蓝天下绿叶丛中,分外妖娆。

    绿叶片片,攀爬在外墙上屋檐下。几多绿意沁人心脾。

    绿树浓荫,覆盖了院内外门窗前。几许清凉令人惬意。

    宁静的空气里弥漫着休闲与慵懒的气息。

    夏日午后发困。恰好来到一个消暑的好场所。

    在浓密树荫下倦坐,不知不觉堕入梦乡……

    “你好!欢迎来到巴比松!”朦胧中一个络腮大胡子的法国男人对我微笑。

    谁在说话?

    “我们是一群不受巴黎沙龙待见的艺术家。”

    西奥多·卢梭,网络图片

    我依稀想起,他是第一个入住巴比松的画家卢梭(Theodore Rousseau,1812-1867)。1828年刚满16岁时去枫丹白露森林作画,从1847年来巴比松住下直到1867年去世,整整20年。他是巴比松画派的领军人物。

    刚才经过的小教堂,就是他的故居,后被改建成教堂。

    被誉为科学风景画家的卢梭拒绝了传统的历史、宗教、文学命题,一心描绘法国乡村景色的阳刚气质美,将写实手法与浪漫主义结合起来,赋予自然宏大壮丽的视觉效果。

    《枫丹白露之夕》是卢梭的代表作。画面上近景的大树与中景的牛羊、池塘以及远景的平原等景物十分宁静、悠远,表现对大自然的向往和赞美。

    卢梭:枫丹白露之夕,1849-1850

    网络图片

    跟着走来的也是一位络腮大胡子的法国男人,比卢梭小5岁,早在1834年就来枫丹白露户外写生。他是多比尼(Charles-Franois Daubigny,1817-1878年),印象画派的先驱之一。

    查尔斯·佛朗索瓦·多比尼,网络图片

    多比尼曾经住宿的地方现在是巴比松旅馆,门口吊灯上是铁艺的大曲线凤头。

    他的作品构图开阔,多为阳光普照,充满自然的生机。他摆脱了古典倾向和自然主义色彩的如实描绘,大块面地用笔和厚涂。

    他对水景的狂热、对水波光线的着迷使他成为巴比松画派中最善于画水的画家。

    多比尼,瓦兹河畔,1859,布面油画

    摄于波尔多美术馆

    终于来了一位脸蛋清白的法国男人,被誉为19世纪最出色的抒情风景画家柯罗(camille corot,1796—1875)。

    他的画风自然、朴素,充满迷蒙的空间感,他对光和空气的描绘,使其成为印象画派的先驱。

    卡米耶·柯罗,网络图片

    在这闻名世界的艺术小镇上,随处可见巴比松画派大师的作品被制作成马赛克仿制画镶嵌在墙上,画下附有说明的牌子。刚才就看见柯罗作品《风》的马赛克仿制画。

    柯罗:风,马赛克仿制画

    《沐浴中的狄安娜与同伴》风景画是柯罗以希腊神话的狩猎女神洗浴的故事为题而创作,充溢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充满了人生欢乐。

    近景大树顶天立地,空隙处水天一色,宁静幽深。狩猎女神及女伴衬托出树木的高大繁茂与河岸的空旷辽阔。

    柯罗以柔和光线及温柔色调,表现空间的丰富层次,描绘如梦如幻的浪漫意境。

    柯罗是古典主义典雅与浪漫主义幻想结合的现实主义绘画大师。

    柯罗:沐浴中的狄安娜与同伴,1855,布面油画

    摄于波尔多美术馆

    终于,依稀见到了一位最重要的人物——米勒(Jean Francois Millet,1814-1875年),法国近代绘画史上最受人民爱戴的农民画家。他出身农民,一生描绘农夫的田园生活,艺术语言纯朴平实,笔触结实沉稳。

    让·弗朗索瓦·米勒,网络图片

    墙上的牌子写到:让·弗朗索瓦·米勒之家,1849-1875。

    卢梭入住巴比松两年后的1849年,米勒携妻带子也从巴黎迁居来了,直到1875年终老,26年没有离开过巴比松。他和卢梭一样在巴比松终老。

    米勒有时付不出房钱,就以画作抵付给房东。有趣的是,房东有时还得资助米勒,最后又成了米勒的传记作家。

    米勒早起晚归,一边在田间辛勤工作,一边作画。他从不虚构画面的情景,每一幅画都是从劳动着、生活着的法国农民中来的。富饶美丽的田园风光和质朴纯真的农民激发了现实主义大师米勒的灵感。在巴比松,米勒的绘画艺术进入了成熟阶段,完成著名的《播种者》《拾穗者》《晚钟》等作品。

    米勒故居在1922年成了博物馆,1947年被列为历史文物遗址。

    故居附近墙壁上镶嵌着米勒的代表作《拾穗者》马赛克仿制画。

    米勒:拾穗者,马赛克仿制画

    在巴黎奥赛博物馆一楼有米勒作品的展室。

    《拾穗者》展现出一派迷人的乡村风光。麦收后的土地上,三个农妇弯着身子细心地拾取遗落的麦穗,以补充家中的食物。她们身后那堆得像小山似的麦垛,似乎和她们毫不相关。画作中看不清这三个农妇的相貌,但米勒将她们的身姿描绘得如同古典雕刻一般的庄重,寄托了他对农民生活遭遇的无限同情。

    米勒:拾穗者,1857,布面油画

    摄于巴黎奥赛博物馆

    “大师啊,你们去枫丹白露森林写生,带上我吧!”我叫唤着惊醒了。人物、画作无影无踪。

    四下张望,依旧是烈日下明媚的小镇街道。

    竟是异国他乡的南柯一梦!

    路边围栏下,是街头艺人的摊子,销售画作和雕塑。

    这一摊竟然有米勒的《拾穗者》(左上角),应该是仿制品吧?原作在巴黎奥赛博物馆珍藏着呢!

    巴比松画派诞生于欧洲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时期,没有被工业革命所污染的森林和乡村成了理想主义者的绿洲。他们受18世纪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回归自然”的美学思想影响,继承了17世纪荷兰风景画派和18—19世纪英国风景画派的传统,主张描绘具有民族特色的法国农村风景,抛弃学院派虚构的历史风景画程式,以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大自然,在美术史上承前启后,是法国浪漫主义画派转向写实与现代主义的起点。

    可以说,没有巴比松小镇,没有巴比松画派,法国就没有真正的风景画,也没有闻名遐迩的印象画派。

    巴比松小镇,堪称西方绘画史的里程碑。

    2007-2019年摄影

    2020年2-3月撰文、制作

    蔡穗声 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名誉会长,观点地产新媒体专栏作者?

    撰文:蔡穗声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 必威体育